买期权股票风险大吗|股票风险
注冊 | 登錄

血染沙場氣化紅—— 探尋彭湃對締造人民軍隊的重要貢獻

信息來源:汕尾日報   2019-08-30 17:55:29    瀏覽量: 3540   編輯:劉雯 0
摘要:

群眾瞻仰紅場彭湃烈士塑像


魏偉新   黎明鋒


【編者按】長期以來,彭湃對我黨早期軍事斗爭和締造人民軍隊的重大貢獻研究不多、宣傳不多,有些人甚至還說“可惜彭湃同志不大懂得軍事”。實際上,彭湃為人民軍隊的創建提供了理論基礎和豐富實踐,彭湃是我黨早期武裝斗爭中一位杰出的杰出軍事領導人。今年830日是彭湃烈士犧牲九十周年,我們約了汕尾紅色文化研究院院長、《城市觀察》雜志社社長魏偉新研究員撰寫了特稿,以紀念中國共產黨早期重要領導人,中國農民運動“第一人”、著名領袖,中國第一個紅色政權建立者,我黨第一個革命根據地創建者,人民軍隊的締造者之一的彭湃烈士。


彭湃是人民軍隊的締造者之一:一,彭湃為人民軍隊的創建提供了理論基礎:他最早明確提出了武裝農民的思想,為毛澤東思想寶庫增添了一份珍貴的財富;二,彭湃為人民軍隊的創建提供了豐富實踐:他創建了第一支農民自衛武裝;他創建了我黨完全領導的第一支農軍——“海豐農民自衛軍”;他親自策劃、領導海陸豐三次武裝起義,創建中國第一個蘇維埃和第一個革命根據地;他親自參與領導南昌起義,參加創建工農紅軍;他親自指揮“紅二師”和“紅四師”浴血奮戰。三,彭湃是我黨早期武裝斗爭中一位杰出的杰出軍事領導人:在我黨早期的武裝斗爭中,彭湃先后擔任過廣東農民自衛軍總指揮、廣寧綏緝軍事員,南昌起義前敵委員會委員,東江江特委書記兼任東江工農自衛軍總指揮,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兼江蘇省軍委書記等軍事職務。

 

一、彭湃為人民軍隊的創建提供了理論基礎

 

大革命時的中國農民自衛軍,隨后在土地革命時改稱的赤衛隊,抗日、解放戰爭時改稱的民兵,這個關系革命戰爭相當大的武裝力量,始于何時?何人主張創建?何人最早親自指揮農軍參加反帝反封建斗爭?是彭湃!


1、強調農民在中國革命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彭湃認為,中國革命運動必須依靠農民,不能忽視農民的力量。彭湃一再強調,因為農民占了全國總人口的80%,而且具有強烈的革命性,所以農民在革命運動中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早在1923220日由他起草的《海豐總農會宣言》中,便明確宣告:“我們農民,是世界生產的主要階級。人類生命的存在,完全是靠著我們辛苦造出來的米粒。我們的偉大和神圣,誰敢否認!”19251018日,他在省港罷工工人代表第36次大會上的報告中又說:“由歷史的事實可以證明,歐洲實行無產階級革命,中國實行國民革命,工人想革命成功,不能忽視農民。”1925年底他與阮嘯仙為國民黨廣東省第一次代表大會起草的《關于農民運動之報告提案》中進一步指出:“農民就是全國最大多數的國民,中國國民革命若不得占全國人口80%的農民參加,則革命斷不能成功。”19265月,由他領導和主持的廣東省二次農民代表大會通過的《農民運動在國民革命中之地位決議案》也指出:“半殖民地中國國民革命便是一個農民革命,換句話講,半殖民地中國國民革命運動便是一個偉大的農民解放運動。在經濟的觀點上和群眾的觀點上,農民問題是國民革命中的一個中心問題,國民革命能否進展和成功,必以農民運動能否進展和成功為轉移。占人口最大多數和占經濟地位最重要的農民如果不起來,中國的國民革命絕對不能有真正成功的希望。所以農民運動在中國革命運動中,是占一個最主要的地位,農民運動問題是國民革命運動中的根本問題。”應該說,他的這些論述在當時是比較突出的。


2、強調建立農民武裝的重要性

彭湃在開始搞農運時就提出自衛,他對農民武裝斗爭問題進行了明確闡述:“農民非有武裝不成”。從海豐、廣寧、花縣減租運動受挫折的教訓和農民的強烈要求中,彭湃清楚地認識到建立農民武裝的重要性。1923年底,彭湃返回海豐,農民們前來看他,“要求武裝自衛甚迫切。”19232月,彭湃給李春濤寫信指山,農民運動所采取的政策是:“(一)對付田主,(二)對付官廳。即經濟的斗爭與政治的斗爭并進,使農民有經濟斗爭的訓練及奪取政權的準備。”1924120日,彭湃給劉仁靜寫信:“此間農民異常困苦……慘不忍言。我們對他們講話,他們好象(像)不大愿意聽的。問他們是為什么?他們便答道:‘問你有槍無槍耳!別的可不用說!’他們認為不用槍即刻開放,總是不能救他們的(指救出被捕的同志)。”


1924125日,他在關于廣寧農民反抗地主的斗爭寫給中共廣東區委的補充報告中,說“農民總是向我們的宣傳鼓動員指出,光有宣傳鼓動而無武器什么也干不成的”。并明確提出:“廣寧、花縣及其他地區最近發生的事件再次證明:不建立農民的武裝隊伍,不把好的武器發給他們,我們的工作就得不到必要的結果。從我抵達廣州的第一天起我就對此深信不疑,而現在我仍然堅持這個觀點。”彭湃的“這個觀點”反映了中國農民運動發展的規律,因為農民運動起來之后,必然觸動土豪劣紳和地主階級賴以壓榨農民的反動政權,如果不推翻這個政權,就不可能有農民運動的發展和農民的地位;而推翻它的根本途徑,就是武裝廣大農民。因此武裝農民的思想,是領導農民運動的基本思想之一。而這個問題,列寧在領導俄國革命過程中,沒有提出過;我黨在建立初期,各位領導人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也不明確。但彭湃早在1924年就不僅作了明確的表達,而且“深信不疑”,這是對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關于農民革命的一個突出理論貢獻。


在彭湃第一次到廣寧指導農民運動成功后,就接連發生農民協會遭地主民團進攻的事件,彭湃更加明確認識到建立農民武裝的重要性。


19252月,第一次東征時,他又指出:農民的要求“尤以武裝之要求為最切”,“當此鎮壓反革命之時,農民非有武裝不成,而且農民協會之根本問題亦非農民有武裝不成”武裝農民已成為彭湃堅定不移的思想。


19262月,彭湃代表省農民協會慰問反抗地主取得勝利的普寧農民,要求他們:“加緊努力,購買槍彈,不要忘記了團結和武裝的自衛。”


彭湃同志清醒地認識到,建立農民武裝是農民運動取得勝利的一個重要條件。許多地方的農民運動受到摧殘,就是因為沒有自己的武裝,或武裝力量不夠強大。彭湃在領導和開展農民運動的實踐中,很早就提出建立農民武裝的重要性,這在當時是十分寶貴的。19254月,他在《關于東江農民運動情況的報告》中又說:“我一入海豐境,農民就向我表示要求減租,取消苛捐,發給武裝。以上三項,尤以武裝之要求為迫切。”“當此鎮壓反革命之時,農民非有武裝不成,而且農民協會之根本問題亦非農民有武裝不成。”這年1018日,他在省港罷工工人代表第36次大會上的報告中,還堅決駁斥了那種“農民不必組織農民自衛軍”的論調,認為這“很容易駁倒他”。他以廣寧、花縣、番禺、中山、五華以及海陸豐農民被鎮壓、摧殘的事例,說明農民運動要取得勝利,非有自己的武裝,組織農民自衛軍不可。彭湃在一封信中寫道:“當此鎮壓反革命之時,農民非有武裝不成,而且農民協會之根本問題亦非農民有武裝不成,所以農會現已決定擴充農民自衛軍100名,訓練3個月養成下級干部人才,同時并組織農民運動講習所約四五十人。”


1927817日晚,彭湃代表省農民協會慰問海豐農民自衛軍,他在《慰勞農軍詞》中強調:“我們要革命,一定要武裝起來!農民必須有了武裝,然后革命才能成功。因為我們的敵人,也是有武裝的。我們要打倒敵人,就要先武裝自己。”同時提出:“要使各省各縣都要有農軍組織,使全國的農民都武裝起來,以求得真正的解放。”


3、強調實行農兵聯合的重要

彭湃關于加強農兵團結、實行農兵聯合的思想,比上述主張提出得還要早。19241219日,彭湃在廣寧農兵聯歡大會上的演說中,就提出兵士是“有事為兵,無事為農”,兵士與農民有著密切的聯系,二者的利益也是一致的,因而我們要進行革命,以反抗那不利于農民、兵士之特殊階級。“農兵團結,共同建設一個衣食住充足的安樂國家。這必定要農兵聯合,才能夠得著最后之勝利”。最后他帶頭高呼:“農兵聯合萬歲!”


彭湃認為,農兵團結,共同建設一個衣食住充足的安樂國家。這必定要農兵聯合,才能夠得到最后之勝利。因為在農民自衛軍武裝力量比較弱的情況下,只有依靠國民革命武裝力量,才能打敗地主反動武裝,取得農民運動的勝利。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共產黨走上了獨立領導武裝斗爭的道路,此時的農民運動與之聯合的是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彭湃說,全世界最大力量就是我們工人農民兵士,最后的勝利也是我們的!我們的口號是:工農兵團結起來!黨的軍隊和老百姓是魚與水的關系,誰也離不開誰。


4、強調武裝斗爭的重要性

由于彭湃重視農民武裝的建立,所以在他主辦的農民運動講習所中,專門設立了軍事課,還對學員進行軍事訓練。這些措施,對于農民武裝骨干的培養和各地農民武裝的建立,起了重要的作用。1924年彭湃就創建了廣東省農民自衛軍,這是中國現代第一支以農民自衛軍的名義建立的武裝隊伍。


在彭湃第二次去廣寧指導農民運動時,就直接參與指揮農民武裝的斗爭。彭湃親自指揮農軍戰斗,因此說彭湃是我黨黨內最早在探索階段認識到必須掌握武裝力量、必須起來武裝斗爭的領導人之一。


19271030日,彭湃在廣東省委機關刊物《紅旗日刊》上發表《土地革命》一文,宣傳建立工農武裝、舉行武裝起義和實行土地革命的重要性。強調“工農階級武裝起來,擴大有訓練的軍隊,才能保障土地革命的勝利。”他提出一切土地歸農民、一切武裝歸工農、一切政權歸工農兵代表會的思想。彭湃身體力行,經歷過一番失敗和挫折,海陸豐第三次武裝起義終于勝利了,隨著就誕生了海陸豐蘇維埃政權。它是海陸豐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實行武裝斗爭,土地革命創建的第一個蘇維埃政權。這些敢為人先的寶貴經驗,與后來毛澤東提出的“開辟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著名理論是如出一轍的。


5、強調斗爭要注意策略和工作方法

在實際斗爭中,彭湃主張從實際出發,采取各種靈活機動的斗爭策略。彭湃在《為五華農友哭一聲》一文中,明確指出“國民革命到了一個難關”,革命的對象已不是軍閥的勢力,而是軍閥勢力之根源——農村中逆黨劣紳土豪大地主民團等反革命勢力,應該按照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關于“本黨無論何時,應站在農民利益方面而奮斗”的決議,堅持斗爭,“打破這個難關”。1927224日,他還在《潮梅海陸豐辦事處會務報告》中,提出為了戰勝國民黨右派和土豪劣紳的反動逆流,“應先檢查我們本身的力量”,健全農會的組織,“應用自己的團結的力量,使各路的農民兄弟和民眾,都互相幫助”,而“不好靠政府的力量”。這說明他這時已覺察到了國民政府的右傾,認為只有依靠農民自己的力量,才能取得斗爭的勝利。這個思想在當時提出是難能可貴的,實質上就是獨立自主地去開展斗爭的思想。


1928年夏秋間,彭湃在大南山戰斗的艱苦歲月中,反思了盲目沖動的危害,他說:“我們不能讓自己的水平仍停留在猛打猛沖的階段上,我們要學會適應環境,保存革命力量。”(朱著南:《巧遇彭湃同志》,1961317日《解放日報》)這種軍事思想對后來的軍事指揮者很有借鑒意義,是人民軍隊建軍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彭湃為人民軍隊的創建提供了豐富實踐

 

1、創建了第一支農民自衛武裝

彭湃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工作期間,他不但要求學員理論聯系實踐,而且組織學員進行嚴格的軍事訓練。他親自帶領學員到黃埔軍校進行軍事訓練。軍訓的項目有:隊列操練、持槍、刺殺、實彈射擊,利用地形地物進行森林山地戰、村落戰等訓練。19248月下旬,為支持廣東各地農民運動,對付反動的商團武裝,保衛廣東革命政府,根據中共廣東區委的指示和廣東革命政府的命令,彭湃與阮嘯仙、羅綺園等人將第二屆農民運動講習所的225名學生,組編為廣東農民自衛軍,亦稱“廣東農團軍”,由彭湃任團長,徐成章任教練。這是廣東最早建立的農民自衛軍,也是中國建立的第一支由共產黨人領導的農民自衛武裝。10月上旬,廣州發生商團之亂,他親任農民自衛軍團長,指揮平叛戰斗。


廣寧農民運動興起后,積極開展減租斗爭。地主劣紳極端仇視,千方百計予以破壞。19241120日,潭布、江屯、扶溪等地的地主劣紳,相繼召開會議,成立“保產大會”,并鼓動團匪對農民大打出手。1125日,潭布大地主江淮英、江漢英等當地地主武裝突襲古樓營區農會,農軍被迫反擊。為應付地主武裝對農會的進攻,中共廣東區委派有豐富農運經驗的彭湃以中央農民部特派員的身份再次來廣寧,指導廣寧農會開展減租斗爭。1126日,彭湃抵達廣寧,立即向周其鑒等縣農會領導人了解情況,研究對策。中共廣東區委接到報告后,即爭取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的支持,派出我黨掌握的大元帥府鐵甲車隊開赴廣寧,保衛農民的減租運動。鐵甲車隊到達廣寧后,彭湃等即部署向潭布地主武裝據點發動攻擊。由于敵炮樓堅固,土炮無法攻破。在中共廣東區委的推動下,廖仲愷又先后派粵軍第三師一個營和大元帥府衛士隊赴廣寧協助。但第三師的官佐和衛士隊隊長開始時卻站在地主方面,對地主武裝不打擊。彭湃等通過召開“農兵聯歡大會”等方法,使他們加深對農民的感情,逐步轉變態度,團結起來共同打擊地主反動武裝。彭湃深曉“各個擊破、遠交近攻、兵不厭詐”的軍事精髓,制定了“先遠交近攻,后三路全擊”的作戰計劃,利用地主武裝各自各的特點,對外公開宣布只打潭布的江淮英,穩住鄰鄉地主民團勿援潭布,待潭布攻下后再打他們。21日,農軍、鐵甲車隊和衛士隊向潭布的敵人及江姓炮樓、黃姓炮樓等據點發起總攻。彭湃、周其鑒等親臨前線指揮。經十多天激烈戰斗,到13日,江姓炮樓的地主武裝舉起白旗投降。接著,彭湃等指揮農軍、鐵甲車隊和衛士隊乘勝擴大戰果,摧毀敵螺崗據點,掃清潭布及其附近企山、黃崗坳等地之敵,并勒令地主劣紳解散反動民團。至此,前后經歷了三個月的廣寧農民減租斗爭終于取得了勝利。這場斗爭的勝利,大長了農民的志氣,沉重打擊了地主階級的囂張氣焰。彭湃在這場斗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首次以農民武裝保衛減租行動,在海陸豐斗爭經驗的基礎上賦予農民運動以新的發展內容,并為廣東農民運動的深入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2、創建了我黨完全領導的第一支農軍——“海豐農民自衛軍”

我黨完全領導的第一支農軍——“海豐農民自衛軍”始建于1925316日。李勞工任總隊長,吳振民、陳烈、宛旦平任教官,人數六十余人,駐地城東祖祠。從事訓練后,一排駐汕尾,一排駐海城。19256月第一次東征時,周恩來指令政治部的李公俠把繳獲的400多支槍送給了海豐農民自衛軍。自此,他們統一服飾,統一裝備,統一軍政訓練,按正式駐防軍的編制逐月發放軍餉,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正規、很有戰斗力的早期武裝力量。第二次東征時,本來海豐駐有叛軍洪兆麟部5000人,謝文炳部3000人,戰斗力比較強。但戰斗還沒有開始,由吳振民和盧德銘領導的農民自衛軍4個支隊,就埋伏在城里,準備里應外合,配合東征軍作戰。當得知東征軍已經來到海豐附近,農民自衛軍立即向縣公署進攻,槍聲一響,洪兆麟以為東征軍進城了,就領著部隊從東門逃走。謝文炳見勢不好,也隨之逃走。因此革命軍順利收復了海豐。1927年在彭湃指導下,海豐第二次農民代表大會作出了擴充200名農民自衛軍義勇隊的決定,海豐農軍的力量得到了進一步的擴大;19274月,東江特委把4000多名農民自衛軍改編為農工救黨軍,吳振民為總指揮;9月改稱為工農討逆軍。192711月下旬,各區鄉農會接管政權,成立區蘇維埃政府,農軍改稱赤衛隊。工農革命軍和群眾組織重新改造。改造后,海豐縣工農革命軍團隊長林道文(12月林道文調往惠陽,由彭桂接任),海豐縣赤衛隊長黃強。這支我黨完全領導的革命武裝英勇善戰,除了直接選調海陸豐農軍組建“紅二師(粵)第五團”外,農軍其他人員積極配合“紅二師(粵)”和“紅四師”參加了很多戰斗,為保衛海陸豐革命根據地作出了重大貢獻。這支農軍還成為參加19277月汝城暴動的另外一支“紅二師(湘)”[根據中央軍事部指示,將東江農軍與汝城等地農軍合編成一個師,番號為“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二師”——資料來源:劉漢升、陳夏陽、林奕生、薛景烈《鐵流千里的海陸豐農軍》。汕尾日報2018-12-02]和192910月初在海豐朝面山成立的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十七師四十九團等我軍正規軍的重要骨干。


(上)



汕尾一線網 版權相關聲明:
① 本網歡迎各類媒體、出版社、影視公司等機構與本網進行長期的內容合作。聯系方式:13421576183
② 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盡快妥善處理。聯系方式:13421576183
③本網原創新聞信息均有明確、明顯的標識,本網嚴正抗議所有以“汕尾一線網”稿源的名義原創新聞信息轉載行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买期权股票风险大吗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信 热血羽毛球 极品AV番号网 吕梁赖子麻将安卓版下载 排列3 麻将来了胡牌 河内五分彩后二漏洞 竞彩篮球大小分 成年片黃网站色大全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图 篮球世界杯比赛比分大小 城市猎人 精品国产在线线观看 大赢家比分网ume8 五骑士 闲钱理财平台